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局外之人 > 详细内容

《局外之人》第十章 不义之财(完结)_局外之人_小桔山文学网

发布于2015-11-05 12:45   浏览次   作者:张有石

  01
  到公安局也不过是些例行公事,处理完后续事项,老郑把一万块钱还给了我。虽说这钱本来就是我的,但一直没有长久地持有过。如今突然到手,竟然有了一种飞来横财的感觉。我毫不委婉地追问老郑我们会有什么特别奖励,老郑只用“等结案后再说”来搪塞。
  老狗的问题,最终是我动了恻隐之心,帮他解释过去了。从公安局出来之后,我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银行通知我,我的账户上刚刚打进了十万块钱。随后老狗的电话就来了,说是他一点心意。
  我对老狗并没有因共患难而产生什么好感,事实上连共患难也算不上,救他可以说是顺便也可以说是无奈。但我知道他给我的钱不仅有感谢的意思,更有封口费的色彩。毕竟差一点他就成了替毒贩销赃的犯罪嫌疑人,我连骗带吓让他悬崖勒了马,用十万块钱换取我的保密承诺是一件合算的事情。
  于是我客套几句后收下了这笔钱,但是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晴晴他们一直商量着要创业,现在看来,必要时我可以当他们的天使投资人。这笔钱算得上真正的意外之财,不到关键时刻我不打算动用。
  随后我跟小莫打了个电话,简单讲了今天的事情。但由于老郑万般交待不要走漏抓获老六的风声,所以我不敢对她多说,只说老狗做非法生意差点被人骗了。小莫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大约老狗在公司里干的那些勾搭大家都有所耳闻。
  我对小莫说:“这次我救了他,下次就没那么好运气了。如果老东西以后再敢偷税漏税、制假贩假、克扣工资什么的,你就告他!咱公安局有熟人!”
  我们先回了龙哥家,他爹问他生意谈得如何,龙哥灰头土脸的说不清楚话。知子莫若父,老头一看就知道龙哥又跟人打架了。其实他哪里知道龙哥刚刚跟人枪战,还险些当场牺牲。这话自然不能跟老头明说,但我拍着胸脯保证道:“您放心,快则一星期,慢则一个月,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到时候看新闻就知道了!”
  提起看新闻,我想起了电视台的张天津。最近一两天没有骚扰这个胖子,我打电话问问他有什么动静。张天津非常不满我这种自来熟的语气,他可能觉得我是在刻意结交他,于是装出一副大忙人的样子说:“杨达,你没事少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又要告诉我哪儿出新闻了让我去抢?我忙着呢!今天上午发展大厦有人听见枪声,这种新闻你有内幕吗?以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别找我,电视台又不是你们家开的。”
  我说:“是。我可是良民,开枪这种事怎么会跟我有关呢?可能是谁家放鞭炮或者配电室发生爆炸了吧!”
  张天津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陡然提高音量问道:“你怎么知道是配电室爆炸?警察调查后也这么说的,我还没发稿,你怎么就知道?你是不是当时在那附近?”
  我心知说漏了嘴,哪知道警方的思路跟我这么统一,居然真的宣称配电室出了问题。我忙说:“哎呀!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那你忙,不打扰了!”
  龙哥从此不怎么玩车了,他培养出一个新的爱好,研究枪。这人买回一大堆《轻武器》杂志,开始恶补各种枪械知识。他终于认识了自己曾经有幸连开七枪的家伙叫“五四”式手枪。这种枪最先是仿苏联制品,曾经大量列装部队。警察机关也使用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杀伤力太大而淘汰。不过黑市上一直有仿“五四”式手枪在流毒,深得各路不法分子喜爱。
  龙哥当前的苦恼是不能把这件事拿出去吹牛,他比任何人都急切地希望警方早日破案。我安慰他:“胜利终会来临的,你只需要安静地等待。况且吹牛这件事谁都会,就算允许你合法吹牛,你觉得谁会相信你从毒贩子手里夺枪呢?”
  龙哥说:“我有证据啊!”
  我说:“反正我不会给你作证。”
  龙哥笑眯眯地摸出一颗子弹说:“你看这是什么?”
  我说:“你还挺有心机!连弹壳都捡回来了!”
  龙哥笑而不语,我接过来一看,赫然发现这并不是子弹壳,而是一发没有发射的实弹!
  龙哥说:“开枪之前掉下来一个子弹,我把它收藏起来了!”
  我气道:“你这是收藏吗?你这叫窝藏!私藏枪支弹药犯法你不知道吗?”
  龙哥说:“老杨你哪儿那么多的正义感?你还能把我举报了?玩儿两天!玩儿两天再说!”
  我说:“玩儿吧!你这德性,估计在你看来,你的命也就是玩儿两天的事!”
  老六被捕当晚,我们在豪乐火锅店举行了盛大宴会,隆重庆祝此战告捷。但名义上没有这样宣称,因为还邀请了龙父、东哥、小莫、齐新民等人。聚餐经费从老郑返还的一万块里支出,所以我们底气十足。按人均三十的消费标准,我们这十来人可以在这里吃一个月。
  当夜因为有局外人在场,所以席间没有再讨论案情,是纯粹的吃喝。在坐的生意人占了一多半,除了使劲恭维并频频向龙父敬酒之外,大家纷纷感叹生意难做。龙哥他爹吹嘘自己当年的事迹之外,只有一个主题:你们可要多帮助帮助小强啊!
另外一个话题是我们将来的生计问题。我正式宣布和公安局的合作结束,并且私下交待了三条原则:绝不同意再掺和毛祥的案子,绝不再以任何形式跟人打架斗殴,绝不再坐吃山空。
  前两条大家都毫无异议地通过,唯独最后一条目前还不能解决。
  于是在我和钱华的长吁短叹下,大家开始讨论所谓创业的问题。龙哥他爹心情大好,见自家儿子似乎有所长进,眼前的一群年轻人也还算靠谱,于是趁着酒兴宣布一个政策,说如果我们真合伙做生意的话,他愿意出十万块钱给龙哥当启动资金。
  此话一出,龙哥感动得差点给他爹当场下跪。一直以来龙哥就想脱离他爹出来单干,无奈老头不信任他。于是龙哥越发地放浪形骸,不务正业。这回老爹总算肯松口,还出钱支持,龙哥感激涕零,表示一定不负众望,要干出一番事业。
  龙哥这个宏愿也只能在酒桌上发一发,反正我是不看好他的商业天分。我认为晴晴的头脑倒是可以做点生意,但她却没有任何资本,也没有一个肯出钱帮她的老爹。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玄妙,我甚至一度产生了一个神奇的想法,如果晴晴嫁给龙哥,那就正好互补了。
  我随即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
  之后我们连续几天过着相同的生活,每天无所事事,一到晚上就吃吃喝喝。但为了不破坏第三条原则,我们纷纷假装商议创业大计,一连三天也没有个主意。
  大家的一致意见是,这么混着还不如前几天疲于奔命的好,至少有事可做,心头是踏实的。而现在对空虚的恐惧情绪充斥着我们,完全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钱华说,他最能体会这种茫然无力的感觉,所以他才来了柳城,想要一个全新的开始。
  不幸的是,他终于开始了另一种茫然无力的生存状态。

  02
  三天之后捷报传来,多地警方联合行动,一举打掉了毛祥团伙。抓捕行动中警方和贩毒集团骨干成员发生激烈枪战,当场击毙两人。毛祥本人在逃窜时慌不择路,从11层高楼坠亡。其余成员悉数被捕,这个猖獗一时的贩毒团伙随之覆灭。
  这其中老六的供述的线索起了关键作用。作为毛祥的心腹,老六对他的底细可谓一清二楚。老六更清楚自己的罪行够杀好几回头,为了争取达到“重大立功表现”的标准,他很明智地选择了揭发毛祥。
  警方本不想太早公布消息,无奈抓捕毛祥时闹出的动静太大。警察大白天和毒贩枪战,这一轰动性新闻立即上了全国各地新闻头条。好在战果显赫,己方又没有伤亡,于是警方也乐得在全国人民面前威武雄壮一把。
  龙哥看见这新闻的时候又着实激动了许久,恨不能时光倒流亲身经历那场大战。他不无遗憾地说:“掉下去脑袋肯定都摔成烂西瓜了,还不如让我一枪爆头,效果也是一样的。”我怀疑他这话进行了艺术加工,龙哥立刻滔滔不绝地说:“这你就不懂了,来老杨,我给你讲讲这个7.62口径的子弹威力……”
  我其实根本不关心毛祥的死活,倒是对老六有些顾忌。我所担心的是这人最终的宣判结果,会不会让他有机会重获自由。于是我专门就对老六的处理问题咨询了钱华。钱大律师表示,以老六的罪行,无论立多大功最多免去一死,要想重获自由是不可能了。龙哥的想法则乐观许多,他甚至热切期盼老六载誉归来,表示有机会不介意再送其坐牢。
  老郑从老六被捕后没有主动联系过我,我知道他大案在手,也没有去打扰他。但我没想到案件告破竟然如此迅速,短短三天,就完成了从撒网到收网的全过程。随后我试探性给老郑打过一个电话,但他还没有忙完。破案后的扫尾工作不少,一直要等到案件宣判后才算完结。我犹豫了,没有向他索要酬劳。
  这件轰动全国的大案告破后,在本地反而有些默默无闻。最终主导行动的是江都警方,新闻通报中也没有提起裴昌洵、赵书贤、蔡德龙任何一个人,甚至连老六都没有提及,只是说江都、柳城、茂春三地警方联合行动,共同侦破。
  张天津却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把前几天发展大厦的枪声和毛祥的案子联系起来。他打电话给我想要得到点消息,被我一问三不知地打发了。
  张天津屡次被骗的的经验告诉他,我说有新闻线索八成是假,而我说没有消息则极可能真有内幕。他甚至主动提出花钱买线索,而这时候我对他的线索费已经提不起兴趣,最终我扔给他一句话:“一切以官方消息为准!”
  张天津图穷匕见,期期艾艾地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小秦的电话是不是换了?咋老是打不通呢?”
  又过了半个月,陈浩明和魏明浩打来电话口头辞行,我们纷纷向他们道贺,说升官发财指日可待。两人均表示没有这个念头,又问钱华有没有意向回茂春。钱华此时弹尽粮绝,靠着跟我们混吃混喝才勉强留在柳城,他觉得这时候离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表示要多呆一段时间。
  随后老郑终于从案子里缓过来,联系了我一回。但他却没提奖励的事情,而是抽空帮助解决了钱华那辆富康的身份问题。从此钱华算是合法迎娶了他的第一辆爱车,办上了行驶证,可以名正言顺地接受交警处罚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日我们驾驶这辆富康在柳城街道狂飙,也被好事者拍下来放在了网上。最先是龙哥在本地一个汽车论坛发现此贴,这个视频在当地车友圈子里狠狠地红了几天。龙哥兴奋之余后悔不迭,恨当初错失了给腾飞车行做广告的大好机会。
  龙哥给钱华看了这视频以后,钱华如获至宝。那车在街道上穿插游动,抢道别车、闯灯无数,连警车也无可奈何,着实威风。虽然操控之人不是钱华,但他的爱车表现出众,他自然与有荣焉。钱华想起当日在茂春,这富康被人无情奚落,不免一时激愤,又把这视频发到茂春的社区,似乎要昭告天下,富康也有F1的气魄。

  03
  时间进入十二月,这年的冬天终于来临。
  比气候上的冬天来得更早的是事业上的冬天,钱华和晴晴等人纷纷感叹创业艰难。我的意思是,你们根本没有春天,哪里来的冬季。创业这两个字,既没创,更无业。最好是耐心躲在屋里,等待两个月后春节的到来。
  其实这个时候晴晴并没有闲着,她对网络传销产生了极大兴趣,每天都泡在网上研究“资本运作”。虽然我严重怀疑这个中学都没上完的女人能不能搞懂什么叫资本运作,但我没有去打击她的积极性。不劳而获是全民的梦想,至少相较于钱华来说,晴晴已经算是很努力奋斗的了,因为钱华省吃俭用后把所有能动用的钱全部买了彩票。
  杨杰对我的警告充耳不闻,仍然每天跟晴晴猫在一起。他的理由很冠冕堂皇,说是要防止晴晴被骗。我无可奈何,只得听之任之。
  天气越来越冷,我给了杨杰一些钱让他添置些衣物。这小子倒是会做人,给晴晴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衣服。即便如此,    两人的关系也未见明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我更不能说什么了。
  最惨要数钱华,他来柳城没有带冬衣,每天出门前必须做50个俯卧撑热身,否则无法进行任何户外活动。终于他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得已必须返回茂春求援。名义上是回家取些过冬衣物,实则想法去掏他爹的腰包。
  然而钱华的车已经烧不起汽油了,听说烧气能省钱,他决定把车后面的天然气瓶用起来。不过上次耗尽燃气之后,气瓶就一直有异响。他到车行找到东哥,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一个相对暖和的日子,我们开车到了龙哥家。东哥事先得到招呼,放下手头的活儿接待了钱华。
  东哥一边检查车辆一边说:“这车是个好车啊!手续都解决了吧?”
  钱华说:“办好了!郑副局长亲自安排的。”
  东哥说:“那就好!你可以捡了便宜呢!如果不是手续不全的话,这车哪里会这么便宜卖给你。哈哈!”
  钱华也笑道:“哈哈!那是!我也就是图个便宜。不瞒你说,我现在穷疯了!如果不是想着烧气能省点钱,我还想问问你这儿收不收车用天然气瓶子呢!”
  东哥利索地把后备箱的气瓶拆下来,这瞧瞧那瞧瞧,一边说:“你运气不错!当时我手上有两个富康,你这个车况要好一些,我就把另一个的牌照放在这车上面。不然也不好处理。”
  钱华问:“这是为什么呢?不是说没手续吗?”
  东哥继续讲:“ 两个车手续都不全。但你这个车是江都的牌照,在柳城不好出手,所以我给换了一下。嘿!你还别说,换了牌照后另外一辆竟然还先卖出去了,省城牌照照样有人要。”
  我上前抚摸那富康的大尾翼说:“原来是省城的车,我说咋这么骚包呢!钱老板好眼光啊!”
  东哥检查了一下气瓶说:“没问题啊!固定得很好,气瓶本身也没有损坏。你说感觉后备箱里老有东西响,会不会是悬挂的异响?”
  龙哥拎起那气瓶,像拍西瓜似的拍了两下说:“修东西嘛!有没有毛病拍两下!”
  我乐道:“你修电视机呢?”
  不料龙哥这两巴掌还真拍出动静来了。那气瓶被拍得嗡嗡作响,声音中间或有杂物晃动的声音。龙哥一听拍出了效果,直接举着气瓶摇了起来,硕大的钢瓶被他像摇汽水似的摇得哗哗直响,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我突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第一次坐这车的时候,我就莫名其妙担心气瓶出问题。谁料这气瓶还真是不禁念叨,果然有古怪!幸亏这些天钱华烧的是汽油,如果一直用气,保不准就会像我担心的那样随时爆炸。
  车是东哥收来,龙哥亲手卖给钱华的。这两人见气瓶有异,都觉面上十分不好看。龙哥咋咋呼呼地说:“拆了拆了!我倒要看看这瓶子怀的是什么胎!”
  东哥用上工具,三下五除二把气瓶拆了。瓶口一遭破拆,瓶内残存的燃气就飘了出来。东哥把瓶身倒竖,想把里面的异物倒出来,无奈那瓶口太小,始终倒不出来。
  东哥说:“是个小布团,堵在口子上了。”
  龙哥抢上去说:“我来。”说完掏出打火机就往瓶子口烧去。也幸得气瓶里的燃气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他才敢用这法子。不过打火机靠近瓶口的一瞬间,瓶子还是“嗡”地一下冒出了火苗。
  众人都被瓶内残留的气体爆燃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抱头蹲下。龙哥毫不畏惧,稳稳扶助瓶身,还把眼睛凑上去细细查看。
  瓶内的残存燃气引燃了其中杂物,钱华忧心忡忡地问:“这瓶子以后还能用吗?不能用我还是省着点烧汽油算了。”
  龙哥说:“咋不能用?我这是帮你检查一下气密性好不好!”待那瓶内的东西烧得差不多了,龙哥抱起瓶子又开始摇。
  这一摇,声音都变得叮叮当当清脆起来,然后之间一颗颗白闪闪亮晶晶的东西从瓶口往下掉。掉在地上还不住地蹦跶,仿佛带着终见天日的喜悦,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钱华一个箭步冲上去,口中叫道:“是钻石啊!”然后双手哆哆嗦嗦地从地上一颗一颗捡起来。他太过激动,以至于捡了这颗丢了那颗,只恨那钻石太小,不能一把拥入怀中。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我们找来的假钻石被赵书贤拿走了。这车里又几时藏了钻石?想到这车的来历,我按捺住激动地心情立即追问东哥道:“这车怎么收来的?”
  钱华在一旁疯狂地叫道:“别问别问!怎么来的都无所谓!”
  东哥不明所以,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气罐里藏东西,也是第一次见到斯斯文文的钱华如此疯狂。他想了想说:“一个多月前的样子,有人开这车来问我收不收。我一看是外地牌照,就给他压了压价。那人看样子急等着用钱,也没还价就卖了。”
  我又问:“那人是不是姓蔡?”
  钱华还在捡钻石,一边捡一边说:“管他姓蔡姓范,老杨你别管啊!”
  东哥却说:“不姓蔡啊!倒是买另一个车的人,那个人姓蔡,屏县来的。”
  我一拍大腿,叹道:“蔡德龙!好一招瞒天过海啊!”

  04
  根据东哥的描述,加上之前一些细节的佐证,我给众人讲了我的推断。
  蔡德龙在公安局撒了谎。他先是把自己私下吞没的钻石数量往小了说,然后又称挥霍了一部分,丢失了一部分。最终赵书贤、老六、乃至警察,都没搞清楚这批钻石的具体下落情况。
  蔡德龙有一辆老富康,他从省城逃跑之后,辗转多地后来到柳城。他定是觉得携带财物逃窜有诸多不便,而那时警方在通缉他,赵书贤也在四处追杀他。于是他把钻石藏在天然气瓶里,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地处偏僻看起来也不正规的腾飞车行。
  为了保证这些钻石回到自己手中,他一定会叫人再来买回这辆车。这个人姓蔡,很可能就是蔡德龙的弟弟。警方在对蔡德龙老家进行摸排的时候,得知蔡德龙还有一个胞弟在屏县,叫蔡智龙。
  蔡智龙根据他大哥的交代,来到车行找一辆江都牌照的二手富康。不出所望他顺利得手了,但这时他开回家的那辆车却只是空挂了蔡德龙的车牌。
  而真正藏有钻石的那辆车,却被龙哥放到网上出售,最终卖到了茂春市无业青年钱华的手里。
  蔡德龙被捕后留了一手,丝毫不提钻石的事情。但他害怕赵书贤对他的家人不利,我们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使他供出了钻石的秘密。现在想来,如果赵书贤真找到他家,也寻不到钻石。
  这人的心态就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全家人。他对所有人瞒下这辆车的秘密,或许他亲弟弟也不知其中详情。依他明面上盗窃的数额来量刑的话,过不了几年出狱之后,蔡德龙摇身一变就是一个富翁。
  人算不如天算。即便是赵书贤身死,毛祥老六落网,但这个秘密还是没能保住。他再怎么也料想不到东哥会把两车的牌照互换,更想不到这车会落到钱华手上。当日我们在茂春知味轩饭馆和蔡德龙打架的时候,这辆车就安安静静停在马路旁边,和被捕的蔡德龙擦身而过。
  我们这一长段时间陷入各色犯罪分子的尔虞我诈当中,历经千辛万苦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案子,至此总算得出了一个答案。
  我感叹道:“你们都说我看事情悲观消极。诸位可知道,自古天意高难测,还须静待运转来。”

  05
  钱华终于把散落的钻石全部拾起,仔仔细细数了三遍,一共22颗。然后我们围绕如何处置这些钻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出乎意料地,所有人都不许我发表意见。钱华自不必说,如同他讲的,此人已经穷疯了。他的意见是把钻石就地分了,然后他带着钻石衣锦还乡,想法在茂春出手卖掉。龙哥的意见是就地处理,变现了再分钱。他再次提到他那做首饰生意的同学齐新民,表示此人可以帮助出售。晴晴和杨杰的意见是可以变现,但是钱不分,大家共同用这笔钱来进行原来的创业计划。
  我知道他们为何不让我开口,他们怕的就是我说出交给警察叔叔这样的话。但我仍不得不坚持给众人泼一盆冷水,我说:“同志们,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吃苦受罪这么久,自然想要有点回报。说实话,我也穷得慌。但是你们不要忘了,蔡德龙是在坐牢,又不是死了。我们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这个秘密守不住的。”
  龙哥说:“老杨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些。不是我说你,这怕那怕的能干成什么事?你就念在我屁股被捅了一刀的份上,让我留下玩儿两天不行吗?”
  东哥惊讶道:“阿龙你被人捅了?怎么没跟我说?”
  我知道龙哥所谓玩儿两天,到时候一定会玩儿“丢”。我先是对东哥解释道:“意外意外!没他说得那么严重,就是被小刀片划了个口子,现在已经好了。”然后又对龙哥说:“你是想摆功劳?说起来东哥才是第一功臣,我们让东哥说说,该怎么办?”
  东哥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事情原委,他甚至不太相信那些亮晶晶的漂亮玻璃就是钻石。
  见我突然让他发言,东哥搓了搓手兴奋道:“我没太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听起来,你们是不是干了一票黑吃黑啊?”
  闻得此言,其余五人异口同声叫道:“我们真的没有黑吃黑啊!
  (全书完)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