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局外之人 > 详细内容

《局外之人》第三章 无妄之灾(上)_局外之人_小桔山文学网

发布于2015-11-05 11:40   浏览次   作者:张有石

  01
  回去之后发现一屋子人都在翘首以盼,纷纷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我大马金刀地坐下,挺直腰板说:“还能怎么样?我老杨亲自出马,搞定了!”
  晴晴在一旁笑:“只能说搞定了一半,今天大哥忍辱负重,总算顺利回来了。”
  我说:“还得多亏秦姑娘配合啊,你当记首功!”
  我把在医院的情况仔细描述了一边,众人都笑道:“晴晴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我说:“如何?让秦姑娘出马,你们几个还有何不服?”
  龙哥和钱华都低头惭愧道:“服了!服得五体投地!”最开心要数杨杰,缠着晴晴东问西问,表情骄傲极了。我很想告诉他晴晴关于他的部分言论,但是始终没找到时机。
  虽然已到中午,但众人才吃罢早饭不久,尚不觉得十分饥饿。接下来又将面临无所事事的状态,龙哥决定把我们拉到他家去玩。这个“玩”字就讲究了,我不怀好意地说:“龙哥,现在是不是太早了?要玩等天黑了再说呀!大白天的,太刺激了吧?”
   龙哥对我的戏谑浑然不觉,神秘地一笑:“嘿嘿!今天给你们玩儿点真正刺激的!”不由分说,催着我们出了门。照例还是钱华开车,我们五个人把那破车塞得满 满当当。钱华把车开得抑扬顿挫,很有节奏感。对一个三线地级市来说,从城市任意一个角落到另一边,直线距离也不过十几分钟车程,当然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
  很快我们到达龙哥的老窝“腾飞车行”。龙哥兴奋道:“看见没?我们家的。广告词我都想好了,就叫‘腾飞车行,我最猖狂’。就是我爹不让用。哈哈!怎么样?霸气不?”
  车刚停下,一个满身油乎乎的家伙就跑过来大声问道:“老板,洗车还是修车?”
  龙哥探出头说:“东哥,是我!”
  叫东哥的男人见副驾驶坐的是他,颇为嫌弃地说:“原来是阿龙的朋友。我还以为你没起床呢!你是昨晚就没回来吧?”
  龙哥似乎有些忌惮这人,含含糊糊地答道:“跟朋友在一起。”
  那东哥见我们车满载满员,开始仔细打量车里的每一个人,看得我很不舒服,催促着其他人赶紧下车。否则关在一个铁箱子里任人观赏,实在是有些考验心理素质。东哥打量完人,又开始扫描这车。他绕车一圈,懒洋洋地问:“这车又怎么啦?”
  龙哥点头哈腰地给那东哥敬烟:“没事没事!这车卖给我朋友了,挺好的,挺好的!”然后跟钱华说:“老钱,你找个地方随便停着。”说着殷勤地给东哥点上火,态度极尽阿谀。
  东哥点点头,摘下脏乎乎的手套,用毛主席的经典姿势吸着烟。注视着钱华拙劣的停车技术,冒出一句:“你这朋友是新手吧?”龙哥说是,此人又点点头:“不错!”我还没明白过来钱华的技术哪里不错,东哥突然扭头问我:“小伙子,有车没?”
我说有,东哥问是什么车。我随口乱编道:“自动挡的,有全景天窗,自动空调,独立悬架,真皮座椅。油耗低,加速快,就是续航里程有点不够用。至于牌子嘛!比较小众,估计你没听说过。”
  东哥笑呵呵地说:“小伙子,你这是新能源汽车?不是我吹牛,不管你多小众的牌子,还没有我不认识的!”
  我叹一口气道:“玫瑰之约听过吗?”
  东哥一愣:“这名字好熟悉,就是是没见过。”
  龙哥上前道:“其实你见过,玫瑰之约电动自行车,满大街都是!”
  东哥又是一愣,继而大笑道:“好小子,耍我呢!”
  这时候钱华停好车过来,跟东哥打了个招呼。东哥又来一句:“不错!”钱华连忙谦虚道:“不行不行,我这技术差得远。”
  东哥笑道:“技术也不错,哈哈!阿龙啊,多跟你这些朋友交往交往,你爸就少生多少气啊!”
  众人都不明白目前究竟是什么状况,也不清楚东哥到底是何方神圣,龙哥对他如此忌惮。但是明显能看出来东哥对我们   一众人等态度还是友善的,话里貌似在夸我们。于是大家纷纷堆出笑容来,气氛十分和谐。
  干笑了一阵,东哥对我们表示了亲切关怀:“吃饭没?”我们实话实说:“还没呢!”东哥灭了烟,对我们说:“我吃过了,让阿龙带你们吃饭去吧!”
  龙哥听到这话,如蒙大赦,带着我们仓皇离去。

  02
   我相信其余人跟我一样,心里都有十万个为什么等着问。我率先开口道:“腾飞车行,你最猖狂。你怎么不猖狂了?”。   龙哥沉默不语,我继续攻击道:“阿龙啊!你小子不是少东家嘛?刚才那人谁啊?你怎么这么怕他?瞧你那样,江湖儿女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龙哥蔫头巴脑不 说话。我又问:“阿龙啊!你是不是经常带什么不靠谱的朋友回家啊?刚才东哥盯着我们看那眼神,跟看犯人似的!”周围人皆有同感,等着他的回答。
  龙哥只说:“走走走!”并不正面回应。
  我打破砂锅问到底:“阿龙啊!那你说说为什么东哥要问‘车又怎么了’?你小子是不是以次充好,把报废车、事故车卖给钱老板了?”
  龙哥经不起我如此一激,怒道:“放屁!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龙哥态度又软下去,羞愧地说:“以前我是经常跟兄弟们在外面玩车,车坏了不敢让我爸知道,都是求东哥偷偷修好的。”
  我气势大涨:“你就折腾吧!难怪你那么怕他呢!听没听见东哥的教导?要多跟我们这样的人交往,尤其是钱老板,知道不?”
  钱华纳闷道:“怎么扯上我了?”
  我打趣说:“钱老板你是不知道,东哥刚才可劲夸你呢!咱们钱老板头发一丝不苟,皮鞋净光铮亮,最关键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带眼镜的。估计东哥还没见过阿龙的朋友里有如此斯文气质的人吧?哈哈!”
  钱华摸着头说:“是吗?我还以为东哥夸我技术好呢!原来是夸我长的帅啊!”
  我又指着晴晴说:“秦姑娘也可圈可点。既没有染黄毛,也没穿鼻环。杨杰自然一看就知道是老实人。我呢,托钱老板的福,也穿上了西装外套。总之我们这一行人,彻底洗尽了‘狐朋狗友’的嫌疑,都给龙哥长了大大的面子!对吧龙哥?”
  龙哥不咸不淡来了一句:“是啊,个个都是社会精英,可惜都没工作。”
  我哪能让他噎住,反唇相讥道:“是是是,我们哪儿能跟你比啊!啃老龙,败家龙!”每当龙哥吃瘪的时候,其余人总是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声。龙哥脑袋都快垂到裤裆里去了,直说交友不慎!
   路上不断遇到龙哥的熟人。年纪大的叫他小龙,稍长些的叫他阿龙,最多的是各色无业青年,纷纷叫他龙哥。主场的优势一下就体现出来了,龙哥忙不迭的跟人招 呼,或拍肩,或挥手,或发烟。一张笑脸沉浸在夹道欢迎的荣光里,活像领导视察民情。他还时不时瞟我们一眼,分明在告诉我们:“看,老子人缘咋样?”
  钱华一介书生,哪里见过这等场面,由衷地感叹道:“龙哥以前肯定是这一片老大吧?混得挺好啊!”被夸奖者笑而不语,一脸当然如此的表情。
  我说:“钱老板少见多怪了,在自家老窝抖威风算不得什么。你要去了我老家,我一个口哨能让全村的狗出来给你走个分列式你信不?”
  龙哥不敢跟我斗嘴,用眼神鄙视了我,对钱华说:“老钱你别听他胡咧咧。在这一片儿你有什么事,报我的名号,好使!一般的小混混不敢招惹你。”
   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土生土长的人就这点好。而且我有一点不能跟龙哥比的就是,我回老家的话,各山各岭的仇家一定奔走相告,聚而攻之。那些年被我坑害的 小孩儿纷纷长大了,除了像杨杰这样天性淳朴的,大概每个人都想食我肉、啖我血。但幸运的是,成年人的行为标准告诉我们,翻历史旧账是一种非常幼稚的举动, 所以我才没有被清算。
  最终龙哥带我们来到他家楼下,却并没有沿楼梯上去,而是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楼卷帘门。门开后里面赫然停着一辆大奔,型号我 们没看见,但是中国人都知道车头上的三叉星是面子的象征。而且国人看车有个土办法,一是车身低矮的必是好车,二是车身超长的必是好车。这辆车恰好满足了这 两点,又扁又长。众人兴奋了,都说龙哥隐藏得太深,有豪车也不开出来让大家爽一爽。只有钱华眼睛看绿了都不敢开口,怕是一张嘴口水就要流出来。
  龙哥为难地说:“这是我爸的车,我也没钥匙。”说着走到屋子一角,掀起一张灰不溜秋的破布说:“我是让你们来看这个的!”

  03
  角落十分阴暗,费了好大劲,才看出那是一辆类似自行车的东西,两个把手出卖了它的身份。一见之下,众人大失所望。纷纷指责龙哥不厚道,大老远把我们叫过来就为了看一辆电动车。
  龙哥激动了:“我靠!你们看看清楚,这是电动车吗?”
  大家往近前一凑,发现那车肚子上还装了一台发动机,又是一阵鄙夷:“不就是个摩托吗?还不如电动车骑着舒服呢!”
  龙哥更激动了:“摩托车是一种文化,一种情怀,怎么能跟电动车比呢?”
  在这群人里边,晴晴从小没接触过机械类的东西,杨杰天生小脑不发达缺乏协调性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而钱华的注意力完全被大奔引开,对此毫无兴趣。我分开众人来到龙哥身边说:“推出去瞧瞧!”
  终于有人赏识龙哥的爱车,他很卖力地把车推到阳光下面,支起脚撑,问我:“咋样?”
  杨杰凑上来,一字一句地念着车上的英文:“咔-哇-撒……不认识这个怪单词。”
  我说:“这本来就不是英文,日本川崎是吧?龙哥你咋买鬼子货呢?”
  龙哥很高兴有人能说出川崎的名字来,兴奋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可以啊老杨!就你识货!上去爽两圈?”
   我倒是骑过摩托车,但却是那种50cc的小轻骑,无级变速给油就走的那种。在我印象中这种大家伙一般都是用脚发动的,在家上学的时候常见到一些社会青年 玩摩托车,一脚垫高身体,另一脚死命踩下去。踩得不好发动机始终哼哼不着火,踩得好了就会突突突然后一溜烟跑掉。在那个时候,有没有电发动是衡量一辆摩托 车档次的标准之一。
  我审视着这车,用很专业的口吻询问道:“这车有电子打火么?”龙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大哥,都什么年代了?不是电子打火难道用脚蹬吗?”
  我干咳两声,蹲下观察了车子底部,继续装模作样道:“没有化油器漏油的痕迹,这车是电喷的吧?”我满以为这句话能唬过他,不了龙哥丝毫没有对我敏锐的洞察力表示佩服,只点点头“嗯”了一声。
      最后我决定使出杀手锏:“你这车不行啊,都不是无级变速的!”
      龙哥终于看出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棒槌,开口嘲笑道:“老杨你不挺牛逼吗?原来你除了kawasaki之外啥也不知道啊!”这厮公然在群众面前揭穿我的伪装,不但晴晴在一旁“哧哧”地笑,就连杨杰也有些乐了。
   我老脸一红,强词夺理道:“我一个文科生,哪里知道机械科技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其实我小时候骑过摩托车的,好久没玩了,问问清楚不行吗?”说着潇洒地 跨上车。虽然这车高高隆起的油箱让坐姿不是很舒服,但我竭力保持横刀跃马的姿态,然后叫龙哥把钥匙给我。其实刚开始我没打算真上路,但是为了挽回些许面 子,我不得不孤注一掷了。
  龙哥交待说:“你小心点,这是250cc排量的,车很猛。”
  我听到这话双腿一软,差点扶不住车。
  钱华还不以为然:“才0.25升嘛!我那车1.6的排量我也没觉得有多猛。”只有我内心在颤抖,相当于5个轻骑的动力装在这台机器上,不由得人不发怵。我从容的放下脚撑,翻身下车道:“我还没摩托驾照,你这车也没牌。我老杨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今天就不骑了!”
  龙哥见我要打退堂鼓,赶紧劝道:“别,试试嘛!我都不心疼车你怕什么?”
  我说:“我心疼命!”
  龙哥上车打着火示范道:“其实很简单,你看我。”然后他挂1档,半捏离合猛轰油门,后胎立刻飞速空转起来。龙哥继续加油门,跟地面的巨大摩擦使轮胎开始冒烟,伴随着难听的“吱吱”声音。龙哥收油,解释道:“这叫烧胎。”
  我问:“这动作除了能在雨天原地溅人一身泥之外还有什么作用?”
   龙哥负气地“哼”了一声,一把油门跑开了。我心想这人真是小气,回头对钱华说:“发烧友就是这样的,不能容忍别人对他钟爱的事物一点点抨击。”话音未 落,就听到街那头一阵“吱吱”乱叫。龙哥耍了个原地调头,又向我们开来,油门轰得震天响。我又对旁人感叹道:“飙车运动太扰民了!”
  只见龙哥驾车驶来,速度越来越快,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我叫道:“慢点!想撞死我们啊!”
   不料龙哥听见这话,以更快的速度开来,我心道不好,这小子八成是要报仇。连忙喊一声“闪”,护住人群后退。但退不了几步就是墙壁,死路一条。这时龙哥的 车猛地一翘头,车头与我同高,前胎离我鼻尖不到十厘米,我甚至能看清轮胎上的砂砾晶体了。这一刻我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以手掩面,希望我英俊的相貌得以保 存。
  不过等了几秒,始终没有撞击感在面部传来。定睛一看,那轮胎还在我面前,龙哥正呈跃马扬鞭状,自如地控制着车身。
  成功地吓到我们之后,龙哥再一次收油,车头重重落在地上。他得意地说:“怎么样?帅吧?”
  众人一拥而上,把他从车上揪下来一顿暴揍。斯文人钱华和弱女子晴晴纷纷出手,我自然不必多说,边打边骂:“你知道我这张脸值多少钱吗?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龙哥蹲在地上哀嚎:“饶命啊!我只是给你们普及下摩托车运动的基本技巧,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杨杰在后面悠然道:“你们干嘛?我觉得龙哥的表演很精彩啊!”这小子楞是楞了点,好处是不怕死。钱华说:“这哪里是表演,这是谋杀!”杨杰浑然不惧地说:“挺好玩的,我想试试!”
  龙哥从地上弹起来,笑道:“终于来了个带种的,杨杰兄弟,来来来,你想学?我教你啊!”

  04
  我警告杨杰:“你想好了,你连自行车都不会骑!”相比之下,我更建议他使用由人体产生的驱动力,比如蹬自行车。而靠机械产生的动力难以控制自如。想象一下,只需要手腕轻轻一扭,就能让身体随着一台机器以上百公里的时速飞出去。这种反自然的力量不是杨杰能够掌控的。
  龙哥继续怂恿道:“这个比自行车简单多了,至少两只脚可以放在地上。没那么容易摔。”
  可以看出杨杰的内心正在进行一场剧烈的斗争。一方面对高速机器的陌生使他产生畏惧感,另一方面对龙哥花哨技巧的向往又使他产生兴奋感。在他纠结的时候,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台摩托车。最终,杨杰释放了自己对速度和力量的追求。他坚定地说:“那就试试!”
  其实杨杰这个决定是我乐意见到的。别的不说,学会龙哥那两招用来泡妞必定胜算大增。龙哥诲人不倦,从挂档、松离合、给油一步步教起。虽然杨杰把车弄熄火了无数次,龙哥不厌其烦,耐心可嘉。
  因为没有凳子,我在一旁蹲着跟钱华闲聊,晴晴站在大奔旁边,跟车展上的模特似的。我说:“龙哥是真败家啊!全国一百多个城市都禁摩了,他还玩儿摩托车。柳城也快了吧?”
  钱华说:“说不准。禁摩本身是与现行法律相违背的,我们政府想禁就禁,法治精神何在啊!”
  我说:“老说些没用的,你们家那地方不就禁了吗?你骑个摩托去跟警察谈法治精神去?”
  钱华苦笑道:“我本来是想买个摩托的,结果给禁了。没办法才想到买二手车的,谁不想买大奔啊!”说着又忍不住多看了背后的大奔几眼。晴晴不知道我们在谈什么,见有人观赏,特意摆了几个poss。不料钱华看了大奔之后,颇为心痛,连连摇头,闭眼做痛苦状。
  晴晴不满道:“怎么?我配不上这车吗?”
  我说:“秦姑娘说哪里话,是这车配不上你才对。刚才钱老板那是感叹自己穷困潦倒,为香车美人不能企及而痛心疾首呢!”
  晴晴发愿:“将来我一定要买这样的车,比这还好的车!”
  我赞道:“姑娘好志气!我和老钱是不敢奢望了,你不一样。你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归根结底世界是你们的!等你买了豪车,让钱老板给你当司机去,满足一下他开豪车的心愿!”
  我这话半开玩笑半认真,虽然我承认晴晴论智商情商都比我们几个男的强,但是在现实里,有梦想是远远不够的。人们都把梦想比喻成一只风筝,但机遇是风,背景是线、平台是天。没机遇没背景没平台的梦想放飞不了,这一点,我有些受钱华的悲观主义思潮影响。
  不远处传来喜讯,杨杰在龙哥的精心指导下,已经突突突地把车开出了十来米。过一个土包的时候杨杰绕了一下,车身立刻向一边偏去。为了避免摔车,他立刻捏死刹车,结果再次熄火。龙哥跑上前去救援,目前为止,尚未造成人员伤害和车辆受损。
  这时候晴晴接到一个电话,没说两句就递给我。我很纳闷:“谁呀?”晴晴说:“张天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晴晴看我有些迷茫,提醒道:“医院那胖子!”
  我接过电话“喂”了一声,那头果然传来胖子的声音:“杨达是吧?”
  我故作惊奇:“原来是天哥啊!有何指教?”
  张天津语气生硬,似乎在掩盖自己的情绪:“指教不敢!上午你跟我提的事情,我跟我师傅说了。他说可以考虑合作。”
  我站起身来扭扭腰:“那好啊!你看需要我做什么?”
  张天津还是冷冷地说:“你想办法拿点样品给我们就行了,必要的时候出个镜,接受下采访。”
  我犹豫道:“采访不太方便吧?昨天我已经在新闻里露过脸了。”
  张天津说:“我们会给你打马赛克的。”
  我说:“那行吧!要不要我带你们去工厂看看,好多黑作坊给老狗的东西代工呢!”
  张天津这时候忍不住显摆了一下:“不用了。你以为我们只有你这一条线索吗?一会儿你拿上东西,到电视台找我就行了。”
  我说:“这就出院啦?不再观察观察吗?天哥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我话还没说完,那头已经挂断了。
  我把电话还给晴晴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礼貌了!”
  张天津的态度变化并非毫无缘由,大概我们的演技只能忽悠住该胖子,但这小伎俩在眼镜儿秃那儿瞒不过去。张天津经师傅一提点,终于认识到被我们涮了一把,难免有些介怀。之所以没有爆发,我认为这是大势所趋。明摆着和老狗撕破脸了,正好需要我这样的丧家之犬为其效劳。
  杨杰那边还在突突突,我对他们喊道:“龙哥,饿了,请我们吃饭吧!”杨杰用脚在地上不停蹭,在龙哥的助推下,终于把车“骑”回来了。
  我对龙哥说:“我看也刺激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该补给补给了?”
   龙哥毫不含糊:“行!想吃什么,我请!”这时候大家集体精神起来,对吃饭这件事高度重视,热烈讨论菜单内容。这个细节也表明了我们有多么无聊,恰如我上 学的时候,每天就盼着三件事:早饭、中饭、晚饭。我们觉得,在混沌的生活中,只有一日三餐可以为我们点亮迷雾中的一丝希望。

  05
  龙哥带领我们步行来到一个小饭馆。因为已经过了饭点,馆子里没什么客人,说起话来也方便许多。刚坐下,我就开宗明义地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重大决议往往诞生在餐桌之上。我提议,吃饭的时候研究研究下一步行动计划。”
  龙哥满不在乎地说:“研究啥呀?你净搞这些形式主义,你说咋办咱兄弟们替你摆平不就行了!”
  我说:“龙哥稍安勿躁!古人有云,谋定而后动,才能保得万全。还是先请秦姑娘把行动背景给大家介绍下。”
  晴晴嗯了一声,清清嗓子,说:“记者打电话来说同意合作。”众人拍桌子道:“好!能成!”,然后盯着晴晴等她继续说下去。晴晴见大家都看着她,摊手道:“就这样。”
  “完了?”众人大哗:“老杨你还行动背景,还研究,虚头巴脑一套一套的。”
  “停停停!”我制止了众人的喧哗:“毛主席说过,不打无准备之仗嘛!现在关键是拿到老狗的罪证。我是不能去他的地盘亮相了,你们看谁去比较合适?”
  龙哥说:“你说拿就拿?你以为取快递呢?”
  我嘿嘿一笑:“还真是我说拿就拿,咱有卧底!”说着我用晴晴的手机给小莫打了个电话。很快小莫脆生脆气的声音就想起了:“你好!哪位?”
  我神秘兮兮地说:“小莫,我是你杨哥。你现在别说话,听我说。在我办公室抽屉里有个手机盒子,里面是我一些私人物品。昨天没来得及带走,你帮我收好,一会儿我找人帮我来拿。行的话你就吱个声,不行的话你就挂电话,但别说我是打来的。”
   其实那个手机盒里装的是之前我手上一些小牙膏香皂,本来打算偷偷顺回家自己用的。这几年老狗找了一些小作坊生产各类三无产品,然后自己贴上标签包装完 毕,让我们向省内大小宾馆兜售。因为没有经过检测,所以不存在所谓合不合格的概念。这两年来,我一直没有买过洗漱用品。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得感叹这张脸的 防御值实在是高!
可能是我的神秘语气感染了小莫,她也放低声音说:“好的杨哥,你啥时候来拿?”
  我急道:“叫什么杨哥!不是让你保密吗?”
  小莫说:“我现在一个人呢!到底什么东西呀?”
  我说:“你别管,也不许偷看!不然我找别人帮忙了!”
  小莫连忙说:“好的好的,我不问就是了。杨哥你上午看新闻了吗?昨天咱们被偷拍了!”
  我说:“可怜的娃,昨天又加班了?我昨晚就知道了。不跟你说了,把这事儿给我办好啊!”不待她回答,我挂断了电话。
  龙哥笑道:“有一套啊!老杨你老实交代,这小妞是你什么人,你跟人说话咋那么不见外呢?”
  我眉毛一挑:“这不明知故问吗?小姑娘为哥的英雄气概而痴迷,办点小事儿还不容易?”
  龙哥不信:“我呸!你有个毛的英雄气概,我看是猥琐气息差不多!”
  我说:“甭管什么气,总之那边没问题。关键是谁帮我去取东西。”
  此番龙哥也不再主动请缨了,大概他是觉得此事太不光明正大,不合他的好汉行径。钱华倒是欣然愿往,不过苦于不认识路。晴晴自然要跟我赴电视台继续忽悠张胖子及其师傅眼镜秃,于是我把眼光投向杨杰。杨杰一愣:“别、别着急!总不会让去我吧?”
  我诚恳地说:“杰子,替哥跑一趟吧!”
  杨杰没有料到我会派他单独出任务,摆手道:“我不行的,我不会说话。”
  我一拍他的肩膀:“不会说话就对了。拿了东西就走,然后给我打电话。别人问你什么都别说,装哑巴就对了!”
  但是我想了想,什么都不说肯定是不行的。大门口保安老刘是个特别认真负责的人,陌生人只要进大楼,他必问其三个深奥的哲学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须得交代杨杰,不能让老刘知道他是受我指派。走的时候我着实把老头忽悠了一顿,还欠着老刘65块存车费。
  我对杨杰说:“你到了地方,门口有个老头会问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你知道怎么说不?”
“我知道!”龙哥抢答:“我这儿有标准答案,你就说,贫僧唐玄奘,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说着双手合什,学着和尚的样子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完了之后把自己笑的浑身颤抖,差点面瘫。
   我们都没搭理他,我继续交代杨杰:“你去要是拦你就说是应聘的。那破地方留不住人,三天两头有人辞职。所以常年都在招聘销售人员,你这么说不会引人注 意。”杨杰点点头,表示记住了。我又向他交代了与小莫接头的相关事宜,并且百般叮嘱:“一定要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不叫你拿东西来,你谁也不能给。”
  杨杰张口要问为什么,我直接剥夺了他的台词:“坑完了老狗,咱也顺便敲诈下电视台。辛苦费还是要一点的嘛!”
                          
  06   
  众人齐夸我的奸诈,我谦虚道:“都是受秦姑娘的启发!说句不好听的,当汉奸也得有好处才行啊!咱现在换东家了,偷偷摸摸地是为谁?还不是为了人家节目效果吗?要想马儿跑,先得给马吃草。所以要他几个钱是绝对应该的。”
  龙哥听罢我这理论,鄙夷地说:“老杨我说你猥琐是真没说错,就你这德行,活脱脱一只癞皮狗。大老爷们儿为点钱至于吗?”
  我说:“至于!很至于!被人扫地出门的又不是你,被人栽赃陷害的也不是你,你当然觉得不至于了!”
  钱华见我有些不高兴,上来劝慰道:“老钱,龙哥他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吧,你跟人要钱这事儿不太靠谱。我们应该寻求一些正当合理的途径解决问题,用沟通协商达成诉求。你觉得呢?”
  我不买他的账:“你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有你的文明方式,他有他的好汉风格,就我不靠谱!昨天晚上你们俩的豪言壮 语都放屁呢?”
  晴晴赶紧出来打圆场:“吃菜吃菜,一会儿都要凉了。”
  龙哥对我的谩骂已经渐渐产生抗体了,直接不搭理我。钱华终归是个斯文人,被我一数落,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怎么是放屁呢?我们说过帮你就肯定会帮的!”
  我一伸手:“把你的宝马借来用一用吧!我去跟人谈事,总要整点排场。这样就靠谱了!”
  钱华很痛快就把车钥匙扔给我:“我要真有宝马就好了,要撑场面找龙哥,他家有大奔。”
  我摇晃着车钥匙说:“我就稀罕个富康!”
  我又在脑中详细过滤了一遍可能遇到的各种细节,总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到钱后我立刻消失,如果真涉及到采访的话,就让钱华上。钱华愉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并且表示一定作出最完美的总结陈词。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主动给张天津打了个电话。胖子惊叹于我的效率,说:“这么快拿到东西了?”
  我大言不惭:“那当然!东西在我手上,但是我的车没油了,天哥你看着怎么处理?”
  张天津丝毫不关注重点:“你还有车?”
  我把玩着富康的钥匙,得意道:“那是!”
  张天津继续无视我的暗示,说:“我可没空去找你,你打个车过来吧!”
  这胖子脑袋实在不够用,我只好明说:“用不着,只要贵单位能够帮我把油费报销点儿…….”
  脑满肠肥的张天津总算开窍了:“你是想要线索费是吧?”我不说话,只管嘿嘿笑,算是默认。心头感叹自己脸皮还是不够厚,说话的艺术还太浅薄。
  张天津不满道:“你别以为我们非要跟你合作不可,我们早就得到群众举报,不缺你那点东西,你爱来不来,没工夫跟你讨价还价。”
   我敢问人要钱,自然是有我的底牌。量产货都是包装粗陋的三无产品,根本没有任何生产标识,老狗完全可以不认账。而用于推销的样品都是精美包装,煞有其事 的印上厂家地址电话,甚至模仿正规商品画上了商标。虽然这个商标从来没注册过,但是画上去可以显得本公司实力雄厚,产品高端。这跟广告创意效果和商品实物 质量的差异是一个意思。虽然本市电视台只有一家,但还有广播电台、报社、质监、工商、315等地方可以给老狗来个连环坑。所以我认为自己还是握有一定主动 权的。
  我把这牌一亮,胖子沉默了会儿。然后又是那句老话:“我要问问我师傅,你来了再说。”所以这也是我交代杨杰拿到东西先给我打电话的原因,不见兔子不撒鹰。要是眼镜秃跟老狗一样抠门,我也是白忙活了。
吃罢饭我就催着杨杰快出发,杨杰慢吞吞地说:“别着急,我咋去呀?”
  我两眼一瞪:“咋地?你也想问我报销油费啊?”杨杰摇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是不是。你们开车快,我坐公交太慢。我想骑摩托车去。”
  短短半个小时,杨杰骑摩托竟然骑上瘾了。接下来他就会步钱华后尘,走哪儿都想着骑车,然后就是绞尽脑汁地买车。万一再受龙哥的影响,走上飙车不归路,好好的一个孩子算是毁了。
  我急忙扼杀他这个危险的想法:“杰子,你现在的技术也只能把脚蹭在地上开,那不叫骑。等你到地方,鞋底也该磨没了。”
  龙哥倒是很大方,对杨杰的勇气表示赞赏:“没事!你就别换挡,用一档跑,保准出不了事。”
  我叹息道:“龙哥,我是为你着想。没牌没照的,要是遇上交警查车,以他的技术,跑都跑不了。到时候传出来某骑手以一档二十码的速度疯狂逃窜,十秒后因摩托车熄火而被执勤交警抓人扣车,那就丢脸了。你这车不便宜吧?”
  听得此言,龙哥也不怂恿杨杰骑车上路。在我的催促下,杨杰坐公交出发了。我随后给小莫发了个短信,告知她我派去的人一个小时后到达,务必做好接头前的准备工作。我好整以暇地抽着烟,又招呼服务员添茶续水,坐了十多分钟才站起身来往外走。

  07
   吃完一顿饭,龙哥开始感叹:“这一天才去了一半,吃了饭就不知道干啥,太***无聊了!”我是理解他的,没有目标的生活就如同没有发动机的车,只能靠推 着走。所以龙哥给自己开发了众多兴趣爱好,打架飙车等等。屈指一算,大家都快三十了,仍然暗无天日地浪费生命。每个人都假装自己很充实、很忙碌,结果发现 只是原地转圈。龙哥兴趣索然地把那辆笨重的摩托车推回车库,而钱华走过大奔旁边时又长吁短叹了一阵。
  我觉得这两人应该尽快找个女朋友,寄托一下无处安放的青春。龙哥表示无奈,早年龙哥放浪形骸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方圆十里之内的大妈都不敢把姑娘介绍给他。钱华的圈子比龙哥还要小得多,又何况身在外地,施展不开。
  我给他们做工作,首要的就是帮助他们打开思路。龙哥虽然在现实中没什么女人缘,但是完全可以在网上打造一个全新的自己。实在不行,挽救一下失足妇女也是不错的选择。钱华的劣势恰恰也是优势,外地人多少也有点异域风情,要充分展示出来,必要时可以冒充下归国华侨。
  钱华笑道:“都是省内人氏,有个什么异域风情!”
  我说:“这就对了!都一个省的,就别老说自己是外地人了。你看秦姑娘,离家十万八千里,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创业激情啊!毛主席说过,人民江山人民坐嘛!到哪儿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翁。”
    说话间龙哥带我们来到他家。他家乏善可陈,布置得既不前卫也不怀旧,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地方够大。上下三层,除了底层铺面充当了车库外,上面两层也各有 八九十平米的样子。平时龙哥与其父各居一层,互不干扰。从形势上看,龙哥只能住在二楼。没办法,老子总要压儿子一头。据龙哥说,他原来是住三楼的,因为他 爹嫌他和狐朋狗友们太闹腾,给撵下来了。
   钱华羡慕道:“早知道你们家这么宽敞,我还租房子干嘛?跟你们家蹭着多好。”
  龙哥说:“咱俩换,谁不乐意谁是孙子!我爸那人你绝对受不了!”
  钱华说:“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人关心你还不好?从小到大我爸就没怎么管过我。”
    相互羡慕这种事的灵异在于,嘴上表示愿意活得像对方一样,其实内心在拼命寻找对方不如自己的地方。这样自己与他人、内心与表面都获得了平衡。而且家教 这种事更灵异,龙哥被他爹千锤百炼严加管教,最终出落成了一代混混。钱华被他爹听之任之散漫放养,却成了我们眼中的斯文人。
  晴晴也对这房子进行点评:“样式不错,我们家那边有钱人都盖这种房子的。”
  龙哥赶紧谦虚说:“我们家可不是什么有钱人,不过这房子的确是自己盖的。当时也属于违章建筑,这么多年下来,不合法也就合法了,哈哈!你说的有钱人盖的那种房子,那叫别墅,我这个可比不了。”
  晴晴摇摇头说:“就是这种,不是那种别墅。在我老家能盖上三层楼房的,就算是有钱人了。”
这个话没人接,因为一接话头不免就要谈到晴晴贫苦的家乡。幸亏杨杰不在此处,大家主动避开了这个话题的延伸。我套用晴晴的话说:“将来你一定能盖比这好十倍的房子,到时候让龙哥来给你家看大门。让他也住一住别墅……的那个保安室!”

  08
  龙哥屋里堆了不少哑铃、臂力棒、沙包之类的健身器材,可见他的功夫平日里也没丢下。钱华饶有兴趣地上前挨个试了一遍,发现没一个玩儿得转。龙哥说屋里没啥好玩儿的,只能打打游戏,于是向我们展示了他的游戏装备。
   参观之后我们对龙哥的认识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因为他玩的游戏只有两种,一个是竞速,一个是格斗。为了玩好玩精玩得刺激,他花重金购买了各种模拟操作设 备,这个感应器那个方向盘之类的,一大堆看得人眼花缭乱。我除了小霸王游戏机的手柄外,对“游戏设备”四个字的理解只停留在街机的层面。
  龙哥看着我们惊叹的表情,解释说:“这些东西都是几年前我买的,现在也不算先进了。其实还是街机玩儿着带劲,现在电子城的游戏机都不好玩。”
  我说:“你当然不觉得好玩了,你现在都开真车、打真人了!”回头一想,幸亏他没玩射击上瘾,不然非得搞枝仿真枪满大街打人窗户玻璃不可。钱华摸摸这个,按按那个,掩盖不住地兴奋道:“老杨,这儿有最新的极品飞车13,咱俩玩一把!”
龙哥给他科普:“这是两年前发布的游戏了,不是最新的。”
  钱华不无感慨的回忆说:“我上学那阵还玩极品飞车7呢!硬件配置跟不上,一直没玩过后面的系列。老杨你不试试吗?”
  其实我也没玩儿过,跟钱华一样,电脑硬件跟不上的缘故。不光这个游戏,市面上绝大多数热门游戏我都没玩过。我曾经有一台内存256M的破电脑,卡到几乎CS都带不动。那个时候网速奇慢,所以也很少在网上看过视频。
我的大学时代精神食粮主要来自学校后门的卖碟小贩。该小贩有个相当拉风的外号:碟神!他能搞到各种盗版的DVD,各种流派各种风格都有,唯独不卖黄碟。
  曾经有人上前询问碟神有没有日本片,碟神掏出一堆黑泽明、北野武的电影来,热情地给人介绍。那人不耐烦,说我要的不是日本片,是日本片儿!这个发音很重要,碟神一下就领悟了对方的意图,然后毫不客气地让其滚蛋!当时碟神抛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
  “别侮辱我们做文化产业的格调!”
  由此可见碟神对电影艺术的热爱是真爱。到目前为止,对所属行业的极度虔诚我只见过这么一例。或许晴晴对传销行业的热爱也勉强算一个,但她毕竟只停留在规划层面。
  后来我们学校艺术系的学生听说了碟神的故事,非要给他拍个纪录片。而本人被邀请客串一个重要角色——那个买黄碟未遂的猥琐青年,以还原碟神光辉的艺术形象。
  我自然从碟神那儿淘了不少碟看,久而久之,我的光驱终于瘫痪了。那时候一个光驱好几百,我无力更换,于是不再看电影,转而打游戏。不幸的是我在电脑游戏方面毫无天赋,经常被人虐得体无完肤。很快我找到了新的兴趣,那就是看别人打游戏。
   隔壁寝室有个广西小伙子叫小凯,此人号称游戏之王,各类电子游戏无不擅长。每当吃过晚饭,我就把凳子搬到小凯电脑旁边。一杯茶一支烟,两只眼睛看半天。 他杀得风生水起,我看得兴高采烈。既不用费神费力,又可以感受乐趣,这种健康游戏法一度成为奇谈,也成为我记忆中不灭的光辉。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